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冷爹】硝烟散去 一发完

#战狼2相关
#硝烟散去又汇聚于另一人心窝
#居然真的有同好我的妈老他妈感动了

我止不住地在想,如果冷锋和老爹早一点相遇在幽深的巷子里,老爹用惯用的假名在大街小巷游荡,而冷锋刚刚从战场上下来。
他们识破了对方军人的身份,但是谁都没有说。
他们一起在酒馆里喝的烂醉,在汽车旅馆的破床上抽着烟用情爱共诵莎士比亚的情诗,在夕阳下用笨拙的画笔勾勒出对方的轮廓。
告别时冷锋在机场给他敬了一个军礼。老爹笑了,抱住他的时候在他耳边轻轻厮磨出一个名字:Rum*
他告诉冷锋这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名字,是一种酒。冷锋挠了挠头,说记住了。老爹嗅着冷锋脖颈处松针的味道,说:
你不要记住我
他们的唇舌纠缠在一起,血液的咸涩和泪水的湿润交叠在一起,晕染了情和欲,模糊了信仰和眷恋。
你不要记住我
还没忘记对方的声音时就在战场上相遇*,他们交缠在一起,只是时过境迁,当老爹再把双腿架在冷锋的肩膀上时,他的目的只有扭断冷锋的脖子。
“我告诉你了,”他们在硝烟里接吻,将刀刃捅进对方的腹腔,“不要记住我。”
不能说是理智胜利,而感情终究也不是赢家,只能说是人情和国恨纠缠于一处,而已不在编制的军人选择了大恨而非小情。
当老爹用最后一点力气把冷锋的手放在自己胸膛上时,他透过破碎的布料看见刺青的生硬颜色在布满伤痕的皮肉上汇聚成一个“锋”字。
“我不想说,但我爱你。”
冷锋到最后也不知道老爹是不是在等他的那句回应。
生命从知己与敌人的身体中流走,冷锋不愤怒,更不难过。他只是悲哀。
悲哀是他像醇香朗姆酒般入口回甘,却偏偏于瓶口淬毒,冷锋已贪心啄饮美酒,便就躲不过毒药侵蚀。

fin

*其实是kiki叔另一个角色叉骨(Brock Rumlow)
*忘记一个人先忘记他的声音,亲身经历证明它是对的。


2017-08-10 评论-4 热度-51 冷爹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