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皮水】积极参与,消极感受

积极参与,消极感受

 *xjb取名

*大家有没有见过那个官方情妇的那个……

*国王皮/官方情妇水

*其实不是特好看……

*生贺!爱您! @啾啾啾 

*写完发现和自己脑洞完全不一样,想的那些还没写到,所以也许有后续

*也许!

  

  

“你叫什么名字?”

“妈妈叫我Sese,你呢?”

“我叫杰拉德,你可以叫我格里,他们都这么叫我。”

栗色眼睛的小男孩咯咯地笑着,把自己手里的甜饼分了一半递给杰拉德,“格里,你的眼睛真好看。我们能做朋友吗?”

“朋友?”杰拉德歪了歪头,好像从没听见过这个词一样,“好啊,我可以和你做朋友。”

“Sese!”远处传来妇人的呼声,“我们要回家了!”

男孩懊恼地皱了皱眉,“我要回家了,格里,明天见。”

“……再见。”

     

“塞尔吉奥。”

拉莫斯从回忆中醒来,慌忙地将手里的戒指重新藏回衣服里。他顺从地站起身,对来人低下头,“父亲。”

“你还在想那个孩子?”

“没有,父亲。”拉莫斯知道自己骗不过父亲,但仍然要隐瞒。他不想任何一个人再提起格里,却仍旧不停地想到蓝眼睛的男孩。

已生了白发的老公爵哀切地叹了口气,拐杖晃晃悠悠,仿佛很快就要倾倒。塞尔吉奥扶着父亲的胳膊让他做到椅子上,自己跪在父亲脚边,将头枕在父亲腿上,就像小时候父亲给自己讲故事的时候那样。

“怎么了,父亲?”

“塞尔吉奥……我可怜的孩子。”发皱的手抚摸着塞尔吉奥的脸庞,“你若是不愿意,就不必去了,我不想委屈你。你不该……”

“我会去的,父亲,您不要担心我。我知道格里回不来了,他也许死在战场上了,也许已经成家了,我知道他回不来了。”塞尔吉奥抬起头望向父亲,“我不会再想起他了。”

老人张了张嘴,好像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他没有说。“扶我回屋吧,我累了。”

塞尔吉奥顺从地接受了老人的命令。安置好父亲后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在书桌前打开日记本,却只是安静地坐了一会,然后什么也没有写,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梦里是格里少年时的模样。

“我要去参军。”

“为什么?”

梦里的格里仍旧有着失落无奈的神情,和塞尔吉奥记忆里的一样。

“我只能这样,塞尔吉奥,就像你一样。”

“什么像我一样?”

“我爱你,Sese,但我知道你会去做国王的情妇……这是你父亲想要的。”

“我不会的……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离开,我——”

“别傻了。”杰拉德即将离开时转过身来,将一枚戒指塞进塞尔吉奥的手里,“拿着。以后,可能见不到了。”

  

塞尔吉奥从梦中惊醒时天空已经翻起了鱼肚白,他浑身是汗,整个人都像是要化掉了似的。他唤来侍女,才发现自己的嗓音嘶哑得很。

他用冷水洗了一个澡,即刻便开始更衣。格里离开时的样子像梦魇一般纠缠着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赶出脑海。一整天他都浑浑噩噩,像踩在棉花上,恍恍惚惚像是喝醉了酒。

他一直站在国王身后,国王的样子他都没看清,只是为了礼貌而没有过早离开宴会。他全程低着头,盯着地面,或是盯着自己的礼服。在一群女人中间他感到无所适从,面对其他情妇的调笑他也只能干笑着,而不过多回应。她们感到无趣,便就不再烦扰他。

宴会终于结束时他立刻离开了现场,在侍女的引导下走到了为自己准备的房间。王宫的束缚让他难受,头更加昏沉。

他一头倒在床上,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被人叫醒。眼睛肿了起来,好在不是很严重,但确实酸痛难忍。头晕目眩的感觉也消失了,但嗓子又干又疼,说不出话。

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昨晚在宴会上的失态,懊恼让他脸红。塞尔吉奥扶着床柱,叹了口气。

“Sese?”

那是国王的声音,昨天他听到过,很有辨识性。

“是的,殿下。”

“Sese,是我。”

塞尔吉奥猛地抬起头,一双熟悉的蓝眼睛满含着笑意,正望着他。欣喜与愤怒瞬间都占据了他的灵魂,他不知道哪一种情绪更加强烈。

“你昨天发烧了,我——”

国王的声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汩汩流出的鼻血。塞尔吉奥重新站稳时才意识到愤怒占了上风,他的拳头吻上了国王金贵的鼻子。

“你还是这么冲动,这样可不行,Sese. ”

杰拉德扯起一条帕子,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你把我送到修道院去啊,国王陛下。”他故意将尊贵的称呼喊得咬牙切齿。

“你知道我没有能力那么做。”杰拉德抬起眼睛笑了,好像在嘲笑塞尔吉奥功课做得不够多,“你不知道吗?”

“是哦,我不知道!我本来不用做你该死的官方情妇!”塞尔吉奥再次扬起拳头,但这次被国王躲开了,他重心不稳,一头扎进了国王怀里。杰拉德顺势用空余的手抱住他,紧紧将他禁锢在了自己的臂弯里。

“你是故意的吗?”

“什么?”

“你是——你知道是我吗?你要我来做你的……情妇吗?”

杰拉德盯着塞尔吉奥,蓝色的眼睛里充满真诚,“不是,我不知道。我保证。我只是想帮老公爵一个忙,他是个好人。”

“那些女人也是?帮忙?”

“有些是,有些不是。我是国王,但很多时候身不由己。”

“那你会放我走吗?”

“你会走吗?”

那是个好问题。

塞尔吉奥叹了口气,不再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他抬起头,轻轻地开口:“吻我,格里。”

“遵命。”

  

Fin or TBC?







2018-10-03 评论-6 热度-114 皮水足球同人

评论(6)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