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副四】Nothing but sex,or love 中篇 (4) 架空

这一篇如果你能熬过前面我铺垫的那些关于陈皮的东西,后面是一块虽然算不上糖,但是是副四二人感情的质的飞跃!所以一定要挺住!

结尾真的甜!虽然就一句话!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下面正文:

Chapter.4.

    You don’t have to give me anything.But sex. 

Or love.

 

外面的雨开始渐渐小下来,冷风还是一阵阵地灌进没有关上门的仓库,吹在陈皮的脸上。像刀割一样。

陈皮仍然哼着歌,找了个草垛坐了上去。他交叉着双腿也抬上草垛,像躺在美人榻上一般慵懒,也终于停下了不成调的歌曲。他拿出手机想给别人打个电话,或者是齐八,或者是张日山,或者是他的助手狗五——大家都叫他道格拉斯的那个。当然他最后还是放弃了,他也不想让人听见他湿漉漉的声音,那是他强作淡漠后的崩溃。

案发现场像是垃圾场一样混乱,血和尘土混杂在一起形成一大片视觉上的嘈杂。陈皮无心去办这件案子,因为他知道他查不出来别人想要的。无论是记者,还是民众,或者说一切希望世界上的黑暗都无所遁形的人。当初他傻傻地说要荡涤世间罪恶,现在听来不过是一句莫大的笑话。

他是站在边缘上的人,好在失衡时,他还能够站住脚。

陈皮从草垛上下来,决定还是看几眼案发现场,然后他就回去。这个案子的背后,是早已心知肚明的真相,麦考夫不肯告诉他,他也不会问。保命,拿钱,他还能怎么办。

但他还是会想这背后到底是什么。是贵族里的变态杀人犯,还是不肯接受命令的特工,亦或是跟他一样的人编制的阴谋,他会好奇,但并不真的想要知道。他早已习惯了这些政治家的狗血戏码,他是有思想的枪杆,但终究不是扣动扳机的人。不用挣扎——他早知道那些人拥有军火库,只是他用起来比较顺手罢了。

他很清醒。他心中翻不起一丝可能的悲伤。

年轻的时候他挣扎过,但他现在不是孩子了。

清脆的铃声在雨声停下的时候响了起来,陈皮看了看来电人,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

“什么事,长官。”他故意把长官二字拉的特别长,带着一种别样的勾引的意味,就像是他某天晚上被快感刺激到神志不清时那些暧昧的情话。

“你回来的时候买点套子。”

“就为这个你还给我打个电话?别这么没有尝新精神,我们可以试试无套。”陈皮迅速地把自己调整成了面对张日山时的状态,浪得恰到好处。

“别废话,办公室不好收拾。”

陈皮听见张日山笑了,但是他笑不出来。也许是他想要真的做张日山的情人,而不是一个有活性的伪充气娃娃。

但是他还是笑了。

“行,回见。”

 

张日山挂掉电话之后,立刻就后悔了。虽然陈皮的伪装坚不可破,但是作为他几乎是最亲近的人,他只能说陈皮的伪装他听出来了,但他猜不出他是在藏匿些什么。他本来是想告诉陈皮他不想在这么下去,他想改变这段感情,话说出口就变了味道。

背地里能够温情也能够色情,见面做不和的上司和下属。这是他和陈皮最一开始就做好的约定,他跟陈皮一样,懂得怎么在黑暗里取悦对方,却永远不知道如何在亮着的灯管下面面对对方。

 

陈皮的做法是把那五十英镑塞回了他的口袋。

“感恩节的回馈。别跟我说还不到感恩节,我反正不听。日安,长官。”

张日山看着摇摇晃晃离去的陈皮的背影,想了想把送花提上了日程,又卸下来,换成了一系列别的。

他是真的想要开始追求陈皮了。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