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副四】无人为王(2) 现代au 先婚后爱梗

唔这两天没网,就写了两章粗来……


Chapter.2.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陈皮一睁眼就看到张日山站在他旁边系领带。他揉了揉脸,刚想说什么就被张日山甩过来一盒药还有疑似是衣服的布料。

“什么……”陈皮把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他脸上的东西拿下来,仔细看了看药盒,“什么东西啊……”

“我正想问你呢。请问你放在床上的春药和这衣服是怎么回事。”张日山系了一个温莎结,回头以一种寒气逼人的眼光盯着陈皮,“你最好解释清楚。”

“……”陈皮扔下药盒,顺带地把那疑似情趣服装的布料也扔到了一边,“不知道。”

张日山没有理会他这个确实是真实的但是怎么来看都像在撒谎的回答,而是给出了自己的态度:“我不会跟你上床。”

无端端地沉默了好几分钟,等陈皮缓过刚醒就来当头一棒的那股晕劲儿,看到张日山正在换鞋准备离开。他想了想,把自己拄起来赤着脚走到张日山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回头看自己,然后就没忍住一拳打了上去。

张日山碰了碰被陈皮打到的地方,忽然也来了脾气。他转过身抓住陈皮的领子把他往墙上狠狠一推,陈皮立刻因为后脑勺传来的闷疼哼了一声。陈皮是一点就着,他缓过劲来,冲着张日山的脸来了好几拳,伤口在他白的不像话的脸上显的尤其明显。张日山忍住了好几拳,还是很耐心地一直强硬地把陈皮压在墙上,等到陈皮的手打疼了,才有礼地问道:“打完了吗?”

“……”陈皮觉得这人是个神经病,“放开我!”

“我真的很不喜欢你,陈少爷。”张日山用力一提他的领子把他整个人都甩到了桌子旁边,陈皮的背撞上了桌角,一阵钝痛迅速地传来且扩散到他的上半身。他随便抓住了茶几上的一个烟灰缸,冲着张日山的腹部扔了过去。

“我们把这事说清楚,张董事长。”陈皮挡下被张日山接住并扔回来的烟灰缸,而这个动作让他的手心被划伤了,“我他妈的也不喜欢你,好吗?我没有买那些玩意儿,我也不想跟你上床。操,你要是一直醉着那你他妈一直就是好人。”

“最好是。”张日山拽了拽自己的衣服下摆,换完鞋走了出去,“下午两点,去我公司。”

陈皮什么都没说,只是把自己从地上扶起来,沉默地趴上了沙发。张日山走的时候只是轻轻地推了一下门,门关回去的时候发出了一声细不可闻的声响,咔哒一声,揪紧了陈皮脑子里的一根弦。

“操。”陈皮捂住脸隐忍着骂了一声。他的后背正在阴阴地发疼,他甚至觉得几年前被割开的那道疤好像又要重新裂开,但是他又知道这种感觉不过就是自己脆弱的心理作用。

他崩溃地抓起那个烟灰缸狠狠地往墙上扔去,玻璃的材质迅速地在墙上支离破碎。

 

下午两点,陈皮准时到了张日山的公司。

“我找张日山。”陈皮直入主题地告诉接待自己的来意,却遭到了接待小姐冷漠的呆滞脸。

“请问你有预约吗?”“没有,你告诉他一声。”

陈皮说完这话就要往里面走,却被那个女孩拦了下来。他啧了一声,拿出手机找到张日山的号码播了出去。

他听到那边的你好之后冷笑了一声,声音毫无波澜地说道:“张日山,我是你送过鲜花钻戒求过婚的婊子,现在告诉你们的接待,让我上去。”陈皮把手机递给女孩,她嗯了几声之后把手机还给陈皮,并请陈皮上到顶层。

张日山放下电话之后又开始工作,知道他办公室的门被暴力地推开。陈皮毫不见外地把自己扔在沙发上,点了一颗烟:“什么事。”

“我们要对媒体统一口径,”张日山走过去直接用手捻灭了陈皮的烟,在他惊讶的眼神注视下面把那根烟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首先你记住,我不喜欢烟味。还有,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私人助理,我们在公司认识。你是因为不想在自己义父的公司里上班才过来,是我先表白,也是我先求婚。下午我会打给你一笔钱,你自己去挑个戒指。明白了?”

“明白。”陈皮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离开。

“你先等会,”张日山稍稍低头看着陈皮,“亲我一下。”

陈皮不明所以地看着张日山,后者皱着眉头啧了一声,扣住他的后脑勺强硬地吻了上去。陈皮用尽浑身力气推开张日山,惊恐地擦了擦嘴。

“你就打算在后天的发布会上这么推开我?”

陈皮迅速地抖了一下,然后抬起头重新吻了上去。他没有多余的动作,张日山就主动地把舌头伸进了他的嘴。

“还行,下次别这么僵就行了。”张日山毫无征兆地收回了自己所有的动作,脚步带风般走回了自己的办公桌,“你走吧,告诉我的助理她被炒了。”

“不会是因为我吧?”陈皮最怕的就是别人遭遇什么不好的事是因为他,那会让他感觉特别别扭。

“我早就想炒了她了,但是我不想让她记恨我,就让她觉得是因为你吧。”

陈皮沉默了一会,对张日山竖起了一根中指。他收回手指向门外走去,他不想承认他听见了张日山轻蔑的哼声。

在一场僵局里,陈皮缴械投降,但似乎没有人有放过他的意思。

 


2016-08-09 评论-10 热度-67 副四老九门OOC先婚后爱

评论(1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