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副四】Nothing but sex,or love 中篇 (5) 架空

啊这一章纯走爱情线,也没写好……哦对了说一句这个正文和今天伦敦不下雨不一样,正文非ABO


Chapter.5.

You don’t have to give me anything,but sex.

Or love.

 

淡淡的阳光从窗口溢出来的时候,陈皮以为自己还在梦中。他拉开纯黑色的窗帘,强烈的日光冲进他长时间没有收拾过的卧室,照亮了他整个人。

这种天气对于伦敦来说很稀奇,长时间的阴雨被习惯之后,忽然而至的晴朗竟然让人有些手足无措。陈皮起床去刷牙洗脸,一刻不停地整理好了自己。出门前的一刻他想起来自己没有吃早饭,于是握着门把手又想了想,还是关上门离开了。

他想像往常一样走去苏格兰场,只是恐怕开始想追他的张日山从没说过一个可以。

陈皮刚一下楼就听见背后有两声响,他一回头,看到了一辆很是熟悉的车。那是张日山的车,通常用来送神志不清的陈皮回到他的公寓。

“长官,”陈皮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要送我上班?”

张日山笑了笑,把后座的早餐袋递给陈皮:“带你去个地方。三明治和咖啡,吃了吧。”

“长官你这是要追我?”陈皮打开棕色的纸袋,迅速地拿出三明治啃了几口,毫无吃相可言,“我今天可还得上班呢。大案子,你知道的。”

“我知道你这案子是怎么回事,又不要紧又拿钱多,何乐不为是吧?”

陈皮听见这话脸色忽然变了变,接着又笑了:“那长官也知道这件事不简单吧,我不想让长官卷进来。”

张日山打开纸杯的盖子,轻轻地啄了一口苦的过分的咖啡,又递回给了陈皮,一脚把油门踩到了底。

“我会小心的,你自己也注意点。”

陈皮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拿起纸杯猛地灌了一大口咖啡。他困难地咽下过分苦涩的棕黑色液体,把纸袋和纸杯随便地塞到了脚底下。张日山看到他这个幼稚的动作,出声威胁道:“你要是把咖啡弄到我车上就给我用舌头舔干净。”

“那我能不能选择吧咖啡倒在你的裤子上,你知道我总是想舔那个地方……”

“我、在、开、车。”

陈皮轻轻地笑了。那种笑容就像今天伦敦那浅浅的阳光,像一九八七年的小孩子蹦蹦跳跳时飘起来的衣摆,像一汪雨过天晴的湖水。

 

最终张日山把陈皮带到了剑桥大学。陈皮看着面前伟岸的建筑,心下忽然又很茫然。他参不透张日山为什么会把他带到这里来,就像他参不透张日山这个人一样。

“长官是这里毕业的?”陈皮搭上张日山冲他伸过来的手,似有似无地问了一句。他已经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张日山没有在英国上大学,剑桥大学是他的母校。但他还是不知道张日山为什么会把他带到这里来。

“你是这里毕业的。”张日山松开陈皮的手,步伐带风地走在他前面。

“剑桥常出间谍。”陈皮在张日山后面慢慢地走着,若有若无地提出了一个坊间的笑话。

“也常出狐狸精。”张日山回头望向裹着长风衣甚至显得更瘦小的陈皮。

陈皮快走两步到张日山面前,捧着他的脸深深地吻了上去。张日山没有推开他,反而是扣住他的脖子,回以更加深刻的吻。

“我不知道你用意何在,但是,别卷进来。”陈皮把张日山放在他腰上的手放在自己臀上,挑起了一个极具色情意味的笑容,“如果我们现在解决这个话题,现在就可以去图书馆里干一发。”

淡淡的阳光从天际洋洋洒洒地散下来,照亮了剑桥大学古朴的建筑。这份古旧的阴冷在阳光下没有消失的意思,甚至愈演愈烈。

 

陈皮趴在桌子上的时候,翻开了一本《纯粹理性批判》。只不过身后的快感燃烧了他的理智,他看不清那上面的字母,干脆扔到了一旁。他明白张日山的用意,但是他不得不说,张日山追人的方式,烂透了。

但是他喜欢。


2016-08-09 评论-3 热度-31 副四老九门架空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