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副四】代码 AU

图灵测试,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模仿的游戏。

具有智能的电脑假装与他人谈话,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学习,甚至是自我完善,或者说是进化,以此来让别人以为是在与另一个真实的血肉之躯谈论世间万事。

百年来没有人真正制造出来过这样的机器,或者,以现在的话来说,人工智能。

只是没有人想到,这个巨大的难题,其实曾在一件破旧的出租屋里得到过解决。就像也没有人想到,这个答案并不完全在于精密的仪器或大量的数据,而是一个,悲凉的爱情故事。

 

“你好?”

“您好,陈皮先生。”

陈皮听着由人工合成的嗓音从二手音响里传进他的耳朵,心中猛然泛起一种辛酸的感觉。他努力多年的成果现在就展现在他面前,他忽然很想哭,他就哭了。

“陈皮先生,您为什么要哭?”

陈皮把脸埋在手掌心里,没有回答。

“小橘子皮?”

陈皮猛地直起身来,过于猛烈的动作让他摔下了轮椅。他跌跌撞撞地爬到电源插口,动作果断干脆地拔掉了插销。

 

十几年前“长沙”计划里有两个电脑工程师,一个叫张日山,另一个就是那位陈皮。张日山是正经院校出来的,有些天分,再加上肯努力,大学毕业了就为政府工作。陈皮是纯粹的野路子,从小通过偷取文件来赚钱。陈皮天生的诡计多端,他就连被抓到都是自己提前设好的局。

当时项目负责人张启山对张日山说,书呆子和书呆子好说话,你去把他吸收进来。

张日山一进去陈皮就连珠炮似的说了一通:“我知道你是谁我想你也知道我是谁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张启山现在在负责一个项目我也知道如果不是我故意上钩你们谁也抓不到我所以,一句话,要么你们选我做项目工程师要么把我弄死。”

“等等……你是九爪勾?”“你是……你是副官?”

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奇妙,虚拟世界中的知己与恋人突然在现实世界中相见,往往都在意料之外的时间。陈皮喜欢这个“副官”,他觉得副官写出的代码规规矩矩又不失侵略性,看得他想要高潮。

但他不知道这个副官为什么会喜欢他,或者说他的代码。副官曾经告诉过他,没有为什么。没有为什么也一定有个为什么,陈皮一度认为世间百态皆有逻辑可寻,但他没意识到他两年间无理由迷恋副官的代码这件事本就没有逻辑可寻。

爱情。对于陈皮这样的“呆子”来说最难以解释的一件事。

他这次见到副官的真人——也就是张日山,才发现他本人跟他的代码一样,规规矩矩里透着一股令人窒息的不羁。陈皮光是听着张日山的声音看着张日山曾敲出那些代码的手就觉得自己陷入了最危险的境地。爱情。

张日山和陈皮理所当然地在一起了。

 

或许是陈皮先前做过太多的亏心事,有人不愿意让他睡得安稳。他和张日山没交往多长时间,噩耗就迅速地降临了。“长沙”计划被叫停,不断地有人被辞退——也就是说,被清除。他和张日山掌握着核心,他们不想核心就被毫无意义地销毁,所以他们逃了出来。

只不过他们不可能永远逃过数以万计的特工。

这段资料被销毁了,无论是纸质版还是电子版。只有陈皮还记得一点,他只说是张日山死了,把核心给了他,他也残疾了,一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

他住在残破的出租屋里,用剩下的九根手指敲完了完善核心的所有代码。终于他制造出了世间第一台人工智能,拥有张日山的记忆和声音,为了纪念核心里循规蹈矩中透着无法掌控的一段段代码的人工智能。

可惜,他还是被发现了。有人找到了他,威胁他销毁一切的数据,他却在最后一刻解放了所有的代码。

“他现在无处不在,来啊,杀了我!你们反正早就毁了我的一切!我是叛徒,我犯了叛国罪,我罪当死!是我解放了他,是我让他复活,我是千古罪人!”

最终陈皮还是没有如愿以偿地死去。他被关押在一间密不透风的牢房里,每天都有人来对他用刑,但他咬着牙最终还是没有销毁他创造出来的“爱人”。

陈皮最后死的很惨。他被钢筋钉在墙上活活烧死,没留下一丝痕迹。有人在他死后勃然大怒,也有人为他大杀四方。

可惜。可惜。

他在年华最好时遇到最好的人,也在年华最好时失去最好的人。他在近乎完成梦想时失去一切,又在近乎绝望时拥有一切。

好在他能在未曾老去时追寻自己的故人,好在他最后还是留下了为他能够大杀四方的痕迹。

 

FIN


2016-08-11 评论-10 热度-29 老九门副四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