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副四】无人为王 (5) 现代AU 先婚后爱梗

Chapter.5.

如果一切的事都那么顺利,倒不太正常。陈皮倒在床上的时候其实并没有睡意,他只是觉得有点尴尬。张日山八分钟之后回到了那间卧室叫了陈皮去洗澡,陈皮没有出神但还是吓了一跳。

他洗澡的时候脚下滑了一下撞到了柜子。

忽然一股奇异的凉意从脚心一路冲到天灵盖,温热的水又从头顶浇灌下来,却还是让他抖了一下。

一个小时之后,陈皮心想,妈的要是真那么顺利老子就管张日山叫爸爸了——

当然陈皮现在用热水洗了把脸,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他关掉淋浴,胡乱地把自己擦干就裹着浴巾出去了。

张日山早已收拾好了自己,看上去还挺人模狗样的。

“领结,别系领带。”张日山看陈皮顺手就去拿搭着领带的那套礼服,立刻出声制止,“穿那套礼服,不要系领带,领结在旁边那套里。”

“我不会。”陈皮毫不避讳地解掉浴巾,就在张日山面前开始换衣服。他快速地穿好了衣服却对领结无可奈何。

张日山从墙上把自己拔起来,走过去替陈皮系领结。陈皮低眼看到张日山修长的手指在黑色的绸缎里来回穿梭,然后刚才那根布料就系成了一个漂亮的结。陈皮抬头看张日山,张日山在这一刻也收回手抬头,正好对上陈皮的目光。

陈皮小心翼翼地凑近了,就在即将碰上张日山的唇角时,猝不及防地被人用手指抵住了嘴。

“我说了,不接吻。”

陈皮挫败地叹了口气,跟着张日山出去了。

 

陈皮一路上其实都在担心他们会出车祸。主要是他担心张日山那么一个祸害肯定祸害过不少人,万一有个前女友起了歹心,这都不好说。

于是一路上又是沉默的。

安静的氛围适合思考,于是陈皮就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又开始思考。思考什么,从宇宙大爆炸前宇宙到底是一片什么到喀斯特地貌的形成需要什么环境和条件,从牛顿有没有吃了那个撞在他脑袋上的苹果到今年他读完硕士还要不要接着读下去考博士。

最后想到自己为什么没怎么挣扎就接受了要跟张日山结婚这件事。

他觉得这是个比薛定谔之猫还难以理解的题,于是他放弃了,转而去思考薛定谔之猫。

“你怎么看薛定谔之猫?”

张日山正在停车,听见这句话也没停下,接着把车停好了才一边解安全带一边回答他:“没学过,用眼睛看。”

“哦。”陈皮跟着张日山往婚礼现场走,想了想又接着问,“你大学学的什么?”

“现代文学。”

空气里瞬间就只充满了风声和皮鞋踏在水泥地面上的脚步声。陈皮还是没想出来那只死猫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这个死人为什么要专攻现代文学,以及他到底还要不要把这地理学论文写完。

思考的结果就是他他娘的管那只猫死没死呢,反正猫肉也不能吃;这个人就算学的考古都跟他没关系;他还是应该考博士,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把这些事情想好了之后他豁然开朗,快走两步跟上张日山,搭上了他的肩膀。

 

婚礼的前面部分进行的都特别顺利,神父用一口纯正的英语念完了陈皮听着觉得没什么用的祝词,然后带着他们领了誓。

“You may kiss your husband now.”

就在陈皮即将要碰到张日山的嘴唇时,他听到现场一阵惊慌的噪音,一盆凉水从上到下灌下去,把他浇成了落汤鸡。

他心想,果然没那么顺利,要是真那么顺利他就管张日山叫爸爸了。

他擦了擦脸,拦住了即将发作的张日山,也拦住了要上来的保安。他看那个女人即将要发表她的长篇大论,也不说话,就看着她听她骂街。

“你个不要脸的小三!就是因为你日山才会跟我分手,你也是个男人你怎么能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儿来?!”

“停停,张日山要跟你分手不是我撺掇的,是因为你太丑了,你说你长成这样干嘛浪费你爸你妈那一夜春宵?干嘛浪费他们大好的青春就为了养你?我都为他们二老觉得心疼。你说你现在浇我一桶凉水有什么用,张日山他还是不可能娶你。再说了这天下的男人这么多,你实在不行找个女的也行啊,干嘛非得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听我一句劝啊大姐,张日山不是什么好人,你去找别人把他这尊大佛我就收下了。保安,送客。”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所有人都以为陈皮肯定就会这么走了,问随随便便谁要是在自己婚礼现场被另一半的前女友浇了凉水还能好好的吧婚礼完成?

但是陈皮他毕竟严格意义上不是一般人。从他觉得婚内无爱性行为可以接受开始,张日山就知道这小孙子不是一般人,所以他不担心这事没法收场。

于是就看陈皮把湿透了的头发往后弄了弄,转头问神父:“我现在可以不吻我的丈夫吗?”

“Eh……yes,yes of course.”

陈皮了然地点点头,拿过话筒:“婚礼现在结束,各位客人可以去楼下参加聚会,如果有兴趣晚上八点钟还有准时开场的舞会。抱歉出了这样一个小插曲,但是也请你们相信我们的婚姻也像这场婚礼,虽然有无伤大雅的小插曲,但是我们会一直幸福下去。”

掌声也不知道是从谁那里骤然响起,陈皮感觉到了他母亲在看他,但是他没有看回去。

他拽着张日山在掌声和赞许的目光中走出了婚礼现场,张日山的手很冷,这让本来就被浇了一身凉水的陈皮发了个抖。

 

现在还是要走上那条长街,陈皮又重新拿起了他自己的长枪,就是还不知道张日山会不会把枪口移回来,但是他并不在意。他走出一步是一步,死也不回头。


2016-08-28 评论-12 热度-70 副四老九门先婚后爱架空

评论(1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