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副四/恩豪】卖艺不卖身 一发完 脱衣舞男AU

怎么可能卖艺不卖身呢23333


脱衣舞男AU  副四 恩豪

 

京城这个地方,白天的时候光鲜亮丽得很,太阳一落下去就是另一个样子了。天空一旦染上黑暗的颜色,就是各类妖魔鬼怪的天下。看似安静的都市,其实暗流涌动。

 

“铭恩,该上台了赶紧的。”陈皮抻了抻自己的衣服,伸手打了一下正在化妆的张铭恩,“别化了谁看你呀。”

“着什么急,马上就好。”张铭恩拿起一边燃着的烟吸了一口,慢悠悠地吐了一个烟圈才站起来跟着陈皮上台。

按理说他们根本不是一个类型的,也不该同台演出。陈皮和张铭恩一般都是跳单人舞,没有跟别人一起跳过。但是这次张启山不知道想的是什么,非要让他们两个人同台跳舞,还特意新编了一套舞给他们,据说是增加可观性。

有什么可观性不都是看肉吗。

虽然是这么说,都是陈皮和张铭恩也对这事没什么意见。一块跳个舞又不是让他们俩上台演活春宫。

虽然是一样的动作,不一样的人就能做出不一样的感觉来。就比如陈皮和张铭恩,两个人跳舞都有自己的风格,陈皮主要面向1号,所有动作里都透着一股妖冶的狂暴。张铭恩主要是0号这边,动作之间透露着的是一种自信和野蛮。

总而言之,就是都让人想跪下唱征服。

张铭恩在跳舞的时候注意到了一个离舞台最近却没兴趣看舞蹈的人,于是在邀请这个环节的时候,他跳下台去,冲那个男人伸出手。

那人戴着金框的圆眼镜,看到冲自己伸过来的手楞了一下,不明所以地牵上那只手,然后被带到了台上。

接着,他度过了人生中最羞耻的半分钟。

他来这里不是来看跳舞的,他是来谈生意的。那个死变态非要选在这种地方谈,如果不是这单生意很重要他真的是不想来的。

所以他没想过会被带上台跟这个出名的脱衣舞者一起跳舞。

他在舞蹈结束时红着脸跑下去,还不忘在张铭恩腰带上塞了两张纸币。

陈皮看这个人的反应就知道是个纯情小白兔,估计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说不定还是个学生呢。他注视着被自己拽上来现在抱着自己的人,低下头把舌头伸进男人嘴里,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塞在他西装口袋里。

“电话号码。”陈皮轻轻咬住男人的耳垂,色情地舔了一口。

 

舞蹈结束之后张铭恩收拾收拾东西就准备走了,陈皮堵在门口问他回不回公寓,他无奈地把半根烟点燃了送进嘴里,像是听了什么神经病说的话:“大哥我马上就期末考试了,我得回寝室复习。”

“哦对,我都忘了。”陈皮一拍脑门,忽然想起张铭恩还是个大学生,“那我今儿也不回去了,刚刚那小孩儿,估计是想嫖你。你要不就把他带回去吧,省的还得买那些乱七八糟的。”

“不,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我真的不是那种沉迷男色的人。”张铭恩把双肩包的一边肩带往上提了提,侧过身去离开了后台化妆间。

陈皮无所谓地耸耸肩,坐在椅子上点燃了一根烟。等到他把烟头在桌子上掐灭的时候,那个男人按照他预想的一样出现在了化妆间门口。

“包夜五百。”陈皮搓着手指,也没看门口的男人,直接报价。

“所有费用我出,额外给你一千。晚上好,我姓张。”

“名字。”陈皮把手机和烟盒装进口袋里,站起来抖了抖腿,“我叫陈皮,你呢。”

“张日山。”

“张先生,咱俩走吧。”陈皮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先行走了出去。

张日山在后面啧了一声,慢悠悠地跟着他出去了。

 

陈皮一般都不会刻意去记客人的名字,但是这人的名字太特别,他没法忘。第二天早上起来人走了,他也没太在意,自己收拾收拾准备回公寓把稿子写完交了。结果一周之后他的编辑告诉他,投资人想见他。

陈皮当时刚从台上下来,冷不丁听见编辑给自己打电话,吓了一跳。他基本上从来不拖稿,所以他跟编辑也是一句话没有两句话嫌多,编辑从没给他打过电话。

“陈哥我跟你说个事儿。”

陈皮刚挂了电话还没反应过来,张铭恩就一脸见了鬼似的进来了。

“什么事儿。”

“我前几天不是去找工作了吗,应聘一个助理。前面都过了,就最后见老板的时候,你猜那老板是谁。”

“不会是那小孩儿吧。”陈皮从烟盒里拿出最后一根烟点上,塞进张铭恩手里。

“陈哥你可真有经验。”张铭恩接过点燃的烟塞进自己嘴里,猛吸了一口,“就是那人。叫什么着,哦对,胡耘豪。”

“……”陈皮听见自己手机响起来,打开消息就看见张日山先生的脸出现在他的手机屏幕上,下面还标着“这就是投资人”的字样,“咱俩一样,这不,投资人也找上我了。”

于是陈皮夺过张铭恩嘴里的烟,自己吸了一口,又给他塞了回去,吐出的烟圈喷在他脸上。

 

这就是缘分吧。缘分这种东西挺好玩的,总是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出现,还容不得你不接受。而且为什么要不接受呢,反正本来对对方也是有一丝好感的吧。

Fin


2016-08-30 评论-12 热度-64 副四老九门架空恩豪

评论(1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