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副四】喘息余地 (3) 非典型先婚后爱ABO 强强

啦啦啦祝大家月饼节快乐!

Chapter.3.

一旦把经历挫折当成习惯,事情经历的太顺利就会引起莫名其妙的顾虑。陈皮迅速地召开了发布会,告诉大众自己将与张日山少将结婚的消息。大众在他意料之内的一片哗然,有祝福的有谩骂的自然也有分析的。陈皮没有去看新闻,实际上他这些年一直处于风暴中心,无论是“第一位Omega国务卿”还是“铁腕情人”,他都已经习惯了他人无法客观的观点,也早就不在乎了。

在一切事情几乎要尘埃落定的时候,陈皮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亲手给自己煮了杯咖啡。机器是他前两年从旧货市场上淘来的,现在的机器不用他动手,但他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张日山……”

张日山和他在战时见过面,但恐怕这位少将除了作战方针就记不住其他的了。况且他那个时候脾气火爆的很,说不了两句话就能跟人打起来,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他不记得。陈皮一口把烫嘴的咖啡全喝下,结果被烫的全都吐在了地毯上。

他肯定不记得。陈皮这么想着,觉得心里有了些安慰。如果说实话,他也倒不是清高到看不上任何一个Alpha.在战时他确实喜欢过张日山,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在喜欢上张日山的那一刻他就死心了。

能被他陈皮看上的,还轮不到陈皮。

其实这份感情陈皮已经快要想不起来了,直到那天在办公室里他看到张日山多年未变的样貌,才猛然想起,自己也是喜欢过他的。

但这个喜欢过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他再看见张日山,除了觉得难搞还是觉得难搞,半点波澜都没有。

 

婚礼的日子很快就到了,陈皮被盖上红盖头送上机器人抬着的轿子上的时候,面上笑得甜美,理智的防线却在逐渐崩溃。

他记得张日山在准备婚礼的时候告诉过他,他比较老派,喜欢些比较古旧的东西。陈皮早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这个老派,居然有这么老派。

之后的流程都是张日山带着他做的,他一直处于状态外。直到走进被投影打造成的婚房之后才自己掀下盖头,但还没看清周围就又被那块红布遮住了视线。

“别着急,我帮你。”

陈皮不懂张日山为什么一定那么执着地要自己掀下那块布,但这对他又不会有什么不利,他也就不管了。红布被挑下之后他才看清周围,一切都是假的,只有他坐的那张床上的红绸布的触感还算真实。

他坐在床上,张日山站在一米之外,两个人互相看着,谁也不说话。

“你如果想往下进行,就做吧。”陈皮冲他笑了一下,明明是十分纯良的笑容却让张日山觉得有点毛骨悚然。红酒的味道忽然在空气里炸开,比起那次在办公室里的还来的猖狂,混着不小心缠在葡萄藤上的荆棘,狠狠地刺入张日山的每一个神经元。

于是张日山像陈皮预期的样子,着迷般走向他。但他却只是把婚服的高领翻下来,轻轻地吻了吻那道疤。

“疼吗?”

陈皮浑身一颤。

“不疼。”

张日山直起身子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陈皮眯着眼盯着半掩的门,半天没反应过来。他从桌子上拿起一根烟,慢悠悠地点了起来。

有意思。


2016-09-15 评论-2 热度-48 副四先婚后爱ABO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