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副四】Nothing but sex,or love 架空 中篇 (7)

Chapter.7.

You don’t have to give me anything but sex,

Or love.

 

又下雨了。

豆大的雨滴从几万英尺的高空向下坠落,恶狠狠地砸在伦敦古旧的建筑上。陈皮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抱着一杯滚烫的咖啡,把光裸的手脚缩在厚厚的毛毯里。他望向桌上堆成山的文件,想了想决定先把咖啡喝完。

他又望向窗外,古老的高塔在雨滴的击打下开始断裂,最终轰然倒塌。他眨眨眼,外面的塔还是好好的待在外面。

说实话——真的说实话,把心掏出来破开的那种实话,陈皮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该怎么调查这个案子,该怎么处理他和张日山的关系,他都不知道。所以他决定瞎干,只要不把真相抖搂出去,把自己的命保住就行。

于是他又去见了Mycroft,在他把那杯咖啡喝完之后。Mycroft很会泡茶,尤其是红茶,放糖或牛奶的量都很精准,甜的适中,不至于让人发腻。但陈皮谢绝了他的茶,却没有拒绝他摆在桌上的甜点。

“你得告诉我他到底是谁。”陈皮漫不经心地吃着甜甜圈,“我要是查不出这案子——头儿说了,就让我回去穿制服去。还有,你们找好替罪羊了吗?”

“没替罪羊。”

“又是悬案?”陈皮皱了眉——他可不想回去穿制服。

“推给军情六处吧,他们的幽灵特工可是个好借口。”Mycroft讽刺般笑了。说实在的,陈皮很不欣赏军情五处这种动不动就把罪行和舆论全引到军情六处身上的做法,但他确实也乐在其中。

陈皮把最后一小块甜甜圈塞进嘴里,拍了拍手上的残渣。他望着窗外快要停下来的雨,开口感叹道:“军情六处还真不是亲生的。”

“M会谅解的。”

“幸好M夫人走了。”陈皮起身直了直腰,径直朝门外走去,“我真对不起她。”

这会儿Mycroft沉默了,目送着陈皮消瘦的背影出了门,这期间他想说点什么,但他什么都没说。木制的大门在合得严丝合缝时发出了一声严丝合缝的响动,与此同时,窗外的雨也严丝合缝地停了下来。

 

陈皮没有直接回苏格兰场,而是先回了趟家,换上了自己原来的警服。制服的面料并不差,穿在身上很舒服,像什么都没穿似的。

他在这时候看到了茶几上有张张日山的照片,穿着警官礼服,站在台上发表演讲,意气风发好像还是少年的模样。

张日山,张日山。

陈皮痛苦地躺倒在沙发上,用手捂住脸。

他该拿张日山怎么办?


2016-10-02 评论-1 热度-12 副四老九门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