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副四】无人为王 现代AU 先婚后爱梗 (6)

我相信我填坑还是有人看的www

 

Chapter.6.

陈皮在上高中的时候曾经干过一件非常有哲理的事,他顶着满身的伤站在校长面前,说:“我忍了,但是我忍不住了,而且我忍了不代表我认了。”

那个时候他跟人打架,原因是那人总是骚扰他女朋友,那小姑娘也是不争气,根本不懂得拒绝,一来二去三人的关系弄得很尴尬。陈皮被告诉说对方家里有权有势,能忍还是忍忍吧,大不了躲着走就是了。陈皮听了劝,也忍了,但是他没忍住。

于是他跟那个男生打了一架,然后跟那个女生分手了。

过了几年,陈皮成长了很多,也学会了长久的忍耐。但就如同某一位不知晓姓名的伟人所说,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也许陈皮自己都没发现,从第一次见张日山开始他内心中的阴郁就越积越多,几乎快要占据他所有的思想。

这种阴郁在婚礼上被上了膛,在他的论文被导师批判说是一无是处的时候彻底的爆发了。

 

“你看看你写的都是什么?漏洞百出!”导师的光头上仿佛燃烧着火苗,“陈皮,你不是真像他们说的那样,就打算这么嫁出去当家庭主妇了吧?那我劝你还是不要考研了,费时又费力!我给你三天时间,赶紧给我回去改,你要是不求上进我也拿你没办法!”

陈皮被最近几天的烂事弄得焦头烂额,没了脾气。这个时候要是换了别人,他大概就翻脸了。但是他知道,王教授是真心欣赏他,也没少帮他,再加上他这两天累得不行,没精力发脾气,于是就连连点头说自己的不是。

“陈皮啊,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学生,我很看重你,你可千万不要让我这个老头子失望啊。”

陈皮点点头,什么都没说就走出了王教授的办公室。

真他妈烦。陈皮出了办公室直接回了寝室,他记得今天跟张日山约好了要去应付一个合作伙伴,但是他现在哪儿也不想去,就想自己一个人待着。

他想抽烟,也想喝酒。他躲进寝室卫生间,揣着半包烟,一边抽一边掉眼泪。门外的室友哐哐砸门,他硬是没理会。大中午的卫生间里闷热,他哭着哭着就叼着半根还燃着的烟睡着了,晚上了才醒。

“走,陪哥们喝酒去。”

“诶我说,你不陪你老公去啊,找我喝什么酒。”室友正打着游戏,吊儿郎当地叼着根没点燃的烟,嘴上也不忘开陈皮的玩笑。

陈皮现在一听这档子事就烦,伸手推了室友的脑袋一下,也没什么好气:“你去不去,给句痛快话。”

“你请客?”

“我请客。”

“走着。”

 

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寸,陈皮买醉有一半原因是因为这些天的破事,总的来说可以归结为是因为张日山。结果还真巧,张日山也在这间酒吧跟朋友玩儿。

陈皮喝醉了,端着杯酒摇摇晃晃地冲张日山那边走,还没看清楚这人是谁长什么样子,话就脱口而出了:“帅哥一个人啊?”

张日山应声回头。

顷刻间犹如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陈皮看着面前这张过于熟悉的脸瞬间就清醒了,半点醉意都没有了。

偏偏张日山这时候玩心大起,想也没想就说:“老婆出去钓男人了,我可不一个人吗。要不你陪陪我?”

陈皮的脑袋在酒精的影响下有点分不清这是埋怨是威胁还是挑逗,但他喝醉了,他认为明天可以把一切归罪于酒精,所以他稍微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第二天清晨陈皮在张日山的家里醒来,张日山逆着阳光也背对着他,浑身上下就穿了内裤和衬衫,在打领带。就那么一瞬间,陈皮认为他们是一对相伴多年的夫妻,相伴在朝阳中醒来,在夕阳中睡去。

都是酒精。陈皮翻了个身接着睡。全他娘赖那杯伏特加。


2016-10-04 评论-6 热度-54 副四老九门先婚后爱架空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