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昕博】棉花枫糖 段子两个 一甜一虐

两个段子,一个贼拉虐,一个贼拉甜

大家都知道我起名废【望天】名字其实和正文卵关系都没有

嗯我看那么多虐文都是昕爷结婚博儿暗恋,我偏偏剑走偏锋【围笑】就想虐昕爷,爱之深虐之切

昕爷单恋梗吧算是。唔如果你们愿意翻到后面会发现还有一个甜文。当然你们可以直接翻到后面,但我希望你们可以都看_(:зゝ∠)_

酒吧驻唱歌手X酒吧兼职服务生这样的AU设定

 

炽热的阳光肆无忌惮地炙烤着大地,闷热的空气里透不出一丝风,就连蝉鸣听起来都极其悲哀。

许昕就是在这种令人烦躁的空气里,抬了一把摇椅坐在院子里,百无聊赖地哼唱着晚上的预备曲目,接到了方博的电话。

“瞎子,”那人的语气显得很欢快,这样的语气让许昕的心情都跟着好起来,“我要结婚了。”

于是许昕那在这种日子里难得的好心情就这么降至谷底。室外的气温高得像是要把人烤熟,但他的心脏凉到了极点,带着他的整个身躯都凉的像是刚从北极裸奔一圈回来。于是他眨了眨眼,不知道是用了多大的气力才压抑着自己只说了句恭喜就草草挂了电话。

许昕喜欢方博,就他知道,谁都不知道。

他喜欢方博很久了,就那么生生暗恋了三年,看着方博的女友都换了一个又一个,他就是沉住气了,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干。

许昕害怕他俩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就一直藏着掖着自己的心思。

其实何苦呢,让许昕看着方博结婚,真还不如给他一梭子。许昕后来也想过,不坦白,是他一人难受,没准儿这感情慢慢地也就断了;但是坦白了,可能这俩人连话都不会再说,到头来是俩人一块难受。

张继科后来了解了来龙去脉之后,跟他说他不如就拉他下水,要死也得一块儿死。

许昕摇头,说他不舍得。

张继科曾经说过一句非常有哲理的话,他说有时候深情和犯贱只在一念之间。

许昕第一次听到这话的时候正在擦吉他,没理会。后来再次想起这话的时候,他认真地想了又想,还是不明白他这是深情还是犯贱。

管他的呢。反正不管是他深情还是他犯贱,结局都是一样的,是他一人痛苦,是他一人心疼,是他一人忘却,也是他一人孤独终老。

Fin

 

虐到了?不怕,有小甜饼。

【算是另一种版本吧,开头是一样的www】

炽热的阳光肆无忌惮地炙烤着大地,闷热的空气里透不出一丝风,就连蝉鸣听起来都极其悲哀。

许昕就是在这种令人烦躁的空气里,抬了一把摇椅坐在院子里,百无聊赖地哼唱着晚上的预备曲目,接到了方博的电话。

“瞎子,”那人的语气显得很欢快,这样的语气让许昕的心情都跟着好起来,“我要结婚了。”

“结婚?”许昕的脑子有点混乱。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现在在和方博谈恋爱的人应该是他,现在方博要结婚?他的脑子里一瞬间飞过许多不好的东西,都被他一一甩掉了。

“你要跟谁结婚?”

电话那边的方博沉默了一会,随后肆无忌惮的笑了。

许昕第一次觉得这笑声如此烦躁,于是他忍不住低吼:“你什么意思?!”

“看把你吓得,”方博的笑终于停了下来,语气仍带着种恶作剧得逞的轻快,“我还能跟谁结婚?跟别人结婚你不得吃了我。”

“我的博儿,你是在求婚吗?”许昕无奈地笑了。他放松了自己紧绷起来的肌肉,躺回摇椅上,摇椅跟着他的动作也在晃。

方博又沉默了一会,像是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再开口时语气异常的严肃:“是,许昕,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我有什么理由不同意。”许昕揉了揉自己发酸的鼻子,“方博,你真是太好了,好的不真实。有时候我看着你,总觉得你要越飞越远,我挺害怕你飞走的。我也想过跟你求婚,我总怕你不答应。现在你居然跟我求婚了,我总觉得我在做梦,但就算我是在做梦,我也得圆一次梦,所以,我的世界第一博儿,你说我有什么理由不同意?”

“……肉麻。”方博憋了半天说了这么一句话,“那你答应了你以后就是我老婆了。”

“好好好,以后全听老公的好不好?”许昕现在心里像烤软了浇了枫糖的棉花糖,温热又甜蜜。

“许昕啊。”

“嗯?”

“我爱你。”

方博说完这句话就飞速地挂了电话,尾音都丢了半个出去。许昕看着屏幕上“通话已结束”几个字,笑得像是年历上的傻娃娃。

他得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遇上方博这么好的一个人。他最好最好的博儿,他的世界第一博儿。

Fin

    


2016-10-04 评论-3 热度-39 昕博OOC架空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