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獒龙】非正常“亲情”关系 一发完 AU 甜

普通人AU  伪父子吧,说父子实际上都算是高估了这关系……就是科科收养了龙  暴戾刑警科X奶切黑孤儿中学生龙

贼拉想写奶切黑……大概就是学校里三好学生四好少年特别听话的乖乖仔,学校外抽烟喝酒打架样样都沾的不良少年。

这个梗我已经意淫很久了

肯定是OOC的【望天】

 

雨水十分合时宜地从阴郁的天空之上坠落,落到那人的墓碑上,淋湿了张继科的头发,也淋湿了墓碑上的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年纪并不太老就已经生了一头白发,岁月同样在他脸上留下了残酷的痕迹。他仍然笑得十分慈祥,就像几天前笑着说这次终于可以把小龙接回来一样的温暖。可惜了,这微笑就这么永远镌刻在墓碑上了。张继科想,他再也看不见他的笑脸了。

“马龙现在在哪?”张继科在雨里站了一会,转身走回许昕的伞下,点燃了一根烟。

“他现在该是还住在孤儿院里吧。”许昕把雨伞往他那边挪了挪,却淋湿了自己的半边肩膀,“你要把他接回来?”

“嗯。”张继科发出了个单音节,转身走了。

许昕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觉得这人死得不值,就为了保护一个不知是敌是友的人,牺牲一个警队的精英,不值得。这人为警队付出了太多,就连自己的儿子都要改名换姓从小送到孤儿院去,算算该上高中了,父子俩一面都没见过。

真是何苦。

他远远地望着墓碑上的照片,想起那人说自己是操心的命。确实,就连要死了,死前也要给张继科留个信儿,要他把自己的儿子接回来,要他小心局子里爱使绊子的小人。

这一辈子活的可真累,死了好,死了倒好。

 

张继科实际上是在去往孤儿院的路上遇到马龙的。脸上带着伤的少年像是疯了一样扑在自己车前,他刚想骂一句,就看到后面还跟着一堆操着刀枪棍棒把头发染得像是斗鸡的青年往这边追。张继科的职业病发作,推开车门站到了还穿着校服的少年前面。

“干什么的你们。”

“你谁啊你,”一个红头发的人吊儿郎当地站出来,“好狗不挡道。”

“警察。”张继科从衣兜里抄出证件来亮给他们看,“咱这事是想私了,还是去局子里喝杯茶慢慢聊?”

红发的青年跟旁边的人对了对眼神,像是交流战略似的,半天都没憋出个屁来。张继科着急,啧了一声,不耐烦地又问了一遍:“到底是怎么着?”

“嗨,警察叔叔,这事儿倒也好说,这小孩儿欠我们钱不还,就两千块钱,给了就得了。”对面那人像是被他这要吃人的语气吓着了,语气也缓了下来。

张继科拿出钱包,数了两千块钱拿在手里,攥着那沓钞票恨铁不成钢地往青年头上抽了两下:“两千块钱你他娘这么兴师动众,有没有点混社会的样儿?拿着,赶紧滚。”

那班人也就作鸟兽散,张继科才回头看那个小孩坐在地上倒是挺悠闲,就差拿出手机听歌写作业了,他仔细看了看那男孩,觉得好像眉眼有几分眼熟。

“诶,”他站到男孩面前,“你叫什么?”

“……我不是特想和警察打交道,谢谢您嘞,我先走了。”少年抬头看了看张继科那对于“人民公仆”四个大字来说过于凶残的脸色,把自己从地上支起来转脸儿就想跑,好在张继科眼疾手快,长腿一伸给人绊倒在地上了。

“诶不是,警察叔叔怎么还带给使绊子的啊?”少年坐在地上揉着自己的膝盖,小白脸给蹭黑了一块,搭上那点伤看上去倒是挺可怜,“我可没钱还您啊,就要命一条。”

张继科越看这耍赖的样子越觉得眼熟,接下来的话就几乎是脱口而出:“马龙?”

“你……你怎么知道我叫马龙的?”

“说来话长,跟我上车,我带你回孤儿院。”

马龙都没反应过来就被张继科想抓小鸡子一样提着书包扔进了副驾驶,他其实想挣扎一下,他是看到这人凶神恶煞的样子他就有点发憷,想了想还是算了。

反正这人黑得这么有特点,报警都好抓。

 

总而言之,经过一系列在孤儿院里的解释外加煽情,马龙大概是明白了几件事:第一,这个人真的是警察。第二,自己其实并非本来就是孤儿,实际上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几天前自己才真正的成为了一个孤儿。第三,这个人——这个张继科,将要成为自己的监护人了。

马龙思考再三,觉得这件事于自己而言没什么坏处。于是也没像有些文学作品里的主人公一样闹了个一哭二闹三上吊,非要问清楚为什么要骗他,没经过什么思想斗争就直接跟着人走了。

而且……

这黑皮还他娘挺帅啊。

马龙是个弯的,而且他也从来没自我否认过。正值青春期春心荡漾的年纪,他可以毫无顾忌地承认他看见张继科的时候不是没见色起意过,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跟一帅哥同吃同住没准还能同床睡,就算得不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也算安慰了自己被题海灼伤的稚嫩心灵。

何乐而不为?!

于是他挺开心地就跟人走了。

 

张继科以为把马龙接回来意味着自己要三天两头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但他没想到马龙在学校居然是一个乖乖仔。他唯一一次接到老师的电话是因为马龙在校参加座谈会回家要晚些,其他的时候马龙的老师几乎是快要把他夸上天了。

校光荣榜上永远都贴着马龙的照片,每次开家长会都拿他做正面榜样,成绩也总是排在年级前几的位置。

这跟他刚开始想好的不一样啊。张继科本来都做好三天两头挨骂的准备了,没想到马龙倒真给自己省心。

……除了见天在家不好好穿衣服张口“张叔叔”闭口“小爸爸”之外。

张继科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当然也明白马龙这是什么意思,他也不是对马龙没意思,毕竟见天儿呆一块见色起意也早就起过了。但是他一遍又一遍地警告自己,马龙还没成年,而且这是兄弟的儿子,无论是马龙先动手还是他先动手反正都是他的不对。

他这点心思马龙那人精也早就看透了,思想斗争了半天决定还是坚持自己的勾引政策,必要的时候可以打直球。

所以马龙在高考前夜跟张继科表白了。

马龙说你要是不答应我敢给你考回一零分来。张继科觉得无论如何不能祸害人孩子的前途,于是就答应了。其实他倒也想答应,马龙没什么不好,抽烟喝酒打架装大尾巴狼罢了,慢慢改还是能改过来的。

张继科也真算是一条好汉,跟自己说好了不能搞未成年真的就没搞未成年,硬生生等到十月马龙的生日那天才干他。

马龙特别满足,张继科实际上也特别满足,就是事后他再看马龙浑身上下跟狗啃的似的,脑子里就留下了五个大字。

兄弟对不起。

Fin


2016-10-04 评论-10 热度-141 OOC獒龙

评论(10)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