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獒龙】长相守

忽然好想写虐文。这个是很久以前写的,大概是暑假,前两天翻出来,想重新写一下。
大概……不算BE?我觉得大概不是但个人有个人的看法……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张继科离开的时候是冬天。
说来奇怪,北京多年没有下过大雪,他离开的那天,大雪忽然而至。
他那个时候的伤已经非常严重了。马龙掺着他走到大门口,将他交给了他的未婚妻。
“马先生,”那个女孩含着泪,鼻尖红红的,“谢谢您。”
马龙摇摇头,示意不必客气。他干净利落地转身往回走,一个眼神都没再施舍。他清晰地听见了女孩带着担心的埋怨,也听见了张继科温柔的嗓音。
他一点都不想往后面看。他就是那么一个奇怪的人,说好的只是玩玩,谁叫他动了真情呢。既然两人都算是偷腥,就算不得什么背叛。
为什么是他?马龙可真没想过。为什么会做?马龙也不知道。说是偷情,其实是年少时的妄想。
张继科早就喜欢马龙了。早在他们都还是孩子的时候张继科就喜欢他。可是他终究得不到他,他们根本无法携手共白首。
酒醒后谁来赏他好梦如旧。
梦醒后谁来理他满目疮痍。
所以他走的很干脆,带着雪花和脆弱。

多年后马龙终于是做了教练。他搬去教员宿舍的一周后在床角找到一张照片,就剩一角了。那还是当年张继科走的时候他撕的,随意扔在桌子上,现在大概被风吹走了。
他手底下有两个男孩,一个已经得了大满贯,另一个正在准备冲刺今年的奥运。马龙在他们身上看见了青春的影子,那种他自己失去了的,青春的影子。
是时年在他身上留下狰狞的车辙,唾弃他的灵魂。不是他自找的。
他没想到那两个男孩在几个月后的奥运会赛场上就订了婚。
大满贯的那个输给了另一个男孩,他奔向休息区从马龙旁边的凳子上将戒指拿起来,又气喘吁吁地跑回赛场,直接双膝跪了地。
观众在他们身上看到了青春、爱情和勇敢的影子,但马龙只能看见明天的头条和网络公众号又提起的他和张继科。
烦。马龙低垂着眼眸,完全不知道他这个样子多像触景生情。可是他真没触景生情,他还在为新闻的事情烦恼。
旁边的樊振东忽然凑过来,伸手搂住了他。
马龙崩溃地把头埋进樊振东的胸膛。
“龙哥你没事吧。”
“没事。”马龙像是得了重哮喘一样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地又离开那点小小的温暖,“小雨要是看见了会咬死我。”
樊振东听见周雨的名字又立刻从樊队长退化成樊小胖,笑的还像个孩子。
真好啊。
马龙笑脸去迎那两个刚刚赢得了冠亚军又将爱情收入囊中的孩子,将两个人都拥在怀里。
“好小子,”他揉了揉男孩的头,“真会给我找事儿。”
从心底讲,他希望这两个人能好好在一起。大陆在台湾的同性恋婚姻法案通过之后也跟着通过了,只不过过程稍微有点艰难,不过好歹是给了他们权利。
马龙不敢想如果当年张继科和他也能那么自由地表达自己,结局恐怕比分隔两地,老死不相往来要好的多吧。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还后悔吗?”
“后悔?”
无论过多长时间马龙都能在瞬间辨认出张继科的声音。
“你后悔我们大可再相爱一次。”
“但是咱们从来没有相爱过。”
马龙回头看到张继科坐在狂欢的人群里,安静的像是没了生命。
他看见张继科的嘴唇动了动,声音在下一秒才传到这边。
“我猜是时候说再见了。”
马龙一言不发地挂了电话,转过去冲着人群微笑。
他把那次大雪当做两人爱情的江郎才尽,在寒风中分手大概是最好也最美丽的结果。

2017-01-14 评论-6 热度-20 獒龙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