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今天下了很大的雪。
体育课的时候我以为会让我们上自习,却因为班里许多爱玩闹的学生好言哀求,好心的老师便同意我们下去玩雪。
我是不太愿意出去的。我不太爱冰雪在手上融化后的凉意。
邵先生是我们的体育老师,我同他一起站在雪地里磨蹭脚下的地面。
他忽然对我说,为什么不去玩。
我摇摇头,说自己不喜欢。
我告诉他,雪天对我来说是具象化的一壶咖啡,半块小蛋糕,顺滑的钢笔与上好的书写纸。
依着雪景写字,是我最大的乐趣。
把事情做完放在一边,写写简短的文字,这是我独有的放松方式。
或者把攒起来的悲剧通通看完,望着雪景独自流泪。
雪是明亮的,他能疏解我内心的苦闷。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