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皮水】电影放映中请勿大声喧哗

电影放映中请勿大声喧哗


*甜的,放心食用

*ooc

*电影之夜,温馨路线(大概?

*迷恋荷尔蒙真的很好看,快去看

*两位六尺壮汉相拥痛哭(划掉的故事

 

 

 

Sergio把租来的电影碟片放进影碟机,调好画面后摁下了暂停。过了一会儿他听见了钥匙转动打开门锁的声音,是Gerard来了。

“你带了什么?”Sergio窝在柔软的毯子里,手里拿着遥控器,准备摁下播放键。

“鸡胸肉沙拉和果蔬汁。”

“不要过来了,走开。”

“我开玩笑的。”Gerard将外套扔在沙发上,钻进了同一条毯子里,“没人在电影夜吃那些东西。”

Gerard刚刚从外面回来,身上带着寒冬的冷气。Sergio一直在家里待着,身上只穿了单薄的衣服,Gerard钻进来的瞬间Sergio就打了个颤,并推着他让他离自己远一点。

“你抱一下我不就暖和了。”

“你要点脸。”

虽然那样说着,Sergio在考虑过后还是一把抱住了Gerard. 先是寒意让他想要离开,但接触足够久后男人身体的热量透过两层布料传到Sergio的胸膛,倒也不算难受。

“我们今天看什么?”

“我不知道——美国的电影,一个军人遇见了一个舞女什么的。我听别人说很好看。”

“听谁说的?”

“这又不重要——闭上嘴,我要播放了。”

为了避免这个话题变得永无止境,Sergio果断地摁下了播放键。电影片头开始播放时他们调整了姿势——Sergio趴在了Gerard怀里,这让他温暖又舒服,但也让他昏昏欲睡。

他快要闭上眼睛的时候那个高个子舞女出场了,她姣好的身姿和曼妙的舞步把Sergio从睡着的边缘拉了回来。

然后Gerard突然开口了:“她是男人。”

“……什么?”Sergio皱起了眉。

“我是说,她暂时,也许还是男人。”

“不,不可能。你是在用哪里看电影?”

“打赌吗?”

Sergio知道Gerard没看过这部电影,所以他认为Gerard也不能百分之百确定。

“赌什么?”

“那身衣服。”Gerard指了指屏幕上舞女正穿着的那件紫色的连衣裙,“输了穿那样的连衣裙拍照发到网上。”

Sergio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好。”

过了没多久Sergio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们看到男主角俯下身去,而舞女阻止了他。

“哦——妈的。”Sergio蹭了蹭Gerard的胸膛,调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她是男人。”

“我明天就给你买裙子去。”

“……哈。”Sergio干笑了一声——他预感自己的队长威严会就这样毁于一旦。

后来是一段很长的寂静。他们专心地看着电影,没人说话。期间Sergio起来去拿了Gerard买来的爆米花,两个人离得太近,咀嚼声比平常听起来更让人烦躁。

然后就到了男主角惨死的桥段。

Gerard感到Sergio猛地绷紧了身子,下一秒一颗泪珠打在了他身上。他咬住了自己的手指,想要让因试图控制眼泪而产生的颤抖消失。

他们两个都在哭,还抱在一起哭。在为了故事悲伤的间隙Gerard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这可真是奇怪极了,不能有人知道这事。他探身从不远处的茶几上拿来了面巾纸,分了一些给Sergio. 

最后他们不得不暂停电影,来疏解一下郁积在胸中的悲愤。

“这部电影一点都不好,”Sergio无声的哭泣被识破后干脆把脸埋进了Gerard怀里,“Sese不想看了。”

Gerard吸了吸鼻子,意图把即将涌出来的眼泪收回去。很显然,他失败了。说实在的,他也不想看了,他猜测结局一定没有那么令人愉快。但是这样的故事总是让人渴望一个结局,就好像是在指望那可怜的、还剩一点的进度条可以展示什么奇迹。

他们最后还是摁下了播放键。

电影结束后Sergio盯着那句“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愣了好久,他皱着眉小声嘟囔着什么,用最后一张面巾纸狠狠地擦了一把脸。

“起码……”Gerard张口,发现自己的声音难听得吓人,不得不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下去,“起码她最后,得偿所愿了,不是吗?”

“那算什么得偿所愿。”Sergio反驳,“她爱的人已经不在了。”

Sergio也许是对的,Gerard想道。舞女成为了她希望的样子,但接受她并深爱她的人已经不在了。

他们陷入了一段寂静。良久,Gerard用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说:“我会一直在的。”

这是一句虚无的承诺。也许Gerard能够做到,也许不能,但这都不是他现在要考虑的。他也想对Gerard做出同样的承诺,但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我知道。”最终他这么说。

他也许真的知道,Gerard会一直在的。无论发生什么,无论以后他们相隔多远,感情的链接无法斩断。只要他还念着Gerard,Gerard还一直爱着他,爱人的痕迹就永远不会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

他知道。

 

Fin

 

奇怪的后记:

最后Gerard真的给Sergio买来了一件非常相似的裙子,Sergio拒绝在他即将发上网的照片里露正脸,但反正所有人都知道在那件裙子里的是皇马的队长。

而且他还有很多机会照私房照片。

有些皇马的球员们威胁要拿他狗头,而Pepe在底下劝说他们要冷静一些。

Gerard则抱住累得睡过去的Sergio,带着笑进入了梦乡。








2018-08-13 评论-12 热度-133 皮水足球同人

评论(12)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