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皮水】Off My Rocker

 

*一个短打场景

*主席退出国家队&友达以上的背景

*并不虐是甜的最后he了

 

就像洪水中的鱼,像暴风中的树,像一切这世界上,无可奈何的事;像被割去声带的百灵鸟,像被击中要害的不死人,像所有的、无声的、绝望的尖叫。

拉莫斯陷进了一个循环。

他不停地做着同一个梦。他梦见卡西,他梦见托雷斯,他梦见克里斯,他梦见梅苏特,他梦见自己拼命地敲打着不存在的玻璃,无论如何尖叫也无法惊动任何一片轻小的树叶。

他梦见杰拉德。他梦见杰拉德站在远处对他笑,他梦见杰拉德越来越远。就像绝望的人追逐一团不够明显的亮光,他每次都拼命地跑向杰拉德,但杰拉德永远只是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他跌倒,他再次爬起,然后他发现自己堕入虚无,没有杰拉德,也没有他自己。

然后他惊醒。他眉头紧蹙,他出了满身的汗,却仍然冷得发抖。

 

门铃打断了拉莫斯的梦。

杰拉德在门外干巴巴地对他笑。他将人请进门,又把自己重新扔进沙发里,缩成一团。

“你还好吗?”

拉莫斯不想回答。但最终他点点头。

“如果你……”杰拉德的话戛然而止,“算了。”

“我明白。”

“谢谢。”

空气又变得寂静。杰拉德不得不靠墙站立,来克服静谧带来的慌乱。通常他和拉莫斯在同一个场景里时都很吵闹,令人头昏脑胀,心却平静如常。

“我舍不得。”

杰拉德听见自己脑海中的火苗砰地一声,从死灰中找到了重生的方向。拉莫斯甚至没有看他,像是在自说自话。

火花推着他走到拉莫斯身边坐下,将窝在沙发里的男人抱进怀里。拉莫斯没有挣扎,他甚至回应了杰拉德的拥抱。

“……你好烦人。”拉莫斯说。

“我知道。”

 

拉莫斯又做了那个梦。

他仍然无法打破那层看不见的、隔开他和他们的玻璃,但杰拉德在他尖叫时拥住了他。杰拉德的拥抱即使在梦中也温暖无比。拉莫斯想要尖叫,想要说自己无法到达的地方,但杰拉德先一步让他停下。

他的声音像一汪泪水,涌进心脏,冲入四肢百骸,让拉莫斯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我知道。我都知道。”

 

Fin


2018-08-25 评论-5 热度-87 皮水足球同人

评论(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