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阳光晴好  

【24D】声色动荡(1)

*正剧向

*涉及到狼三剧情的可能会有bug,因为我没有胆子再看一遍……纯凭记忆

*24 / Donald Pierce斜线有意义

*清水(暂定)           HE

*有少量原创人物出现

*lof和微博同步更新

 

Chapter.1.

 

他在人群中最为光鲜,漆黑的夜里也是他的红唇最娇艳

 

工程塑料与水泥地板磕在一起,和远处被风吹动的树叶一同哗哗作响。青年光洁的皮肤在阳光下面熠熠闪光,白得刺眼。

“把衣服穿上,Pierce.”

被叫到姓氏的男人猛地从长椅上坐起来,扬起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我穿着呢。”他指了指身下,“看。”

Daisy踩在十三厘米的红底高跟鞋上,轻蔑地打量着他所指的那件衣服。优雅的女士转身用白净的手拿出了一套在两个街区以外的裁缝铺定制的西装扔给他,要求他立刻穿上。

“Donald,”她说,“我今天带你去见主子。”

“所以?”Donald就地把西服的包装暴力拆开,在摸到布料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兴奋的叹息,“你终于还是把我卖给了什么有怪异性癖的不举老头?”

“不,你想得美。”Daisy对于他迅速的动作还算欣赏,现在她竟然有些舍不得这个小伙子,“请时刻记住这两件事:第一,Daisy Cross不经手男妓,她是个佣兵中介。第二,你是Daisy Cross经手的人,所以你是个佣兵。”

Donald把光裸的脚重新放进手工皮鞋,让自己重新适应了脚跟踮起六厘米的不适感。他肉麻地叹了一声,站起来给了Daisy一个最虚伪的拥抱。Donald搭上Daisy的肩膀,在她不赞同的眼光中带着她上了那辆凯迪拉克。

 

他在满地的演算纸里看见了自己的雇主。

Daisy拿到钱之后就立刻离开了实验室,甚至没跟Donald说一声再见。Donald刚想开口,就被医生打扮的男人用手势制止了。

“我叫Rice.”Rice从他脚下拽出一张被写画得相当乱的演算纸,头也不回地回了试验台,“出了这里左转,去找掠夺者小队的队长,他会告诉你该做什么。”

Donald什么都没说,只轻轻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实验室。

他在基地里转了一圈,找到了掠夺者的休息室。并不很宽敞的地方挤满了男人令人难以忍受的体味和嘈杂的玩笑声,他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声音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金发婊子,”一个寸头的壮汉吹了声口哨,“博士终于总算知道给我们找点乐子了。”

他话音刚落,就立刻有其他人跟着附和。Donald突然被推到房间中央,像是做色情表演的小丑一样被人观赏。他意识到现在不做点什么恐怕就真的会沦为这些没脑子的壮汉的婊子。

“离我远点。”

他的话就像他本人的皮相一样没有杀伤力。十七岁的青年在这些彪形大汉中央显得相当脆弱而不堪一击。

Rice在他被摁在地上无力地做最后反击的时候推门而入,环视了一圈,最后把Donald从地上拽了起来。

“你以后就待在实验室,”Rice步履带风,像是着急参加葬礼一样跑回实验室,“3号试验品马上就出生了,4号也不远了。”

Donald不清楚Rice的后半句话是对他说的还是自言自语。他跟着博士走到实验室,只能看见满目猩红。

 

十五年后。

 

Donald靠在基地外的长椅上,慢慢悠悠地抽着一颗烟。灰白色的烟雾向上飘去,没来得及消散,遮住了他的脸。脚下的尸体仍然温热,硕大的伤口汩汩地往外冒血,弄脏了他的鞋底。

最后一个。他想。现在掠夺者全都是我的狗。

烟草被火星烧完了,对讲机也响了起来。Rice的声音里面有压抑不住的兴奋,他说:

“24号试验品……”

后面是一片杂音。

Donald骂了一声,便急匆匆地向实验室跑去。万一Rice被那天煞的试验品杀了,事情就不好办了——他见过那家伙的设计图,该死的杀人机器。

又一次。他在实验室看见满目猩红。

跨过护士的尸体——他前两天还跟她上过床,现在这个性感的西班牙女郎身首异处,没了生气。他看见Rice正在实验台前不紧不慢地调制着镇静剂,而那个大型的野兽正在残杀一个赶来的掠夺者队员。

Donald腿一软,想转身逃走。

而野兽似乎是感知到了陌生的气息,把注意力从那个刚来的菜鸟身上移开,转而冲着Donald来了。他现在意识到了自己是除了Rice之外屋子里唯一的活物,而野兽不会弑父。

“Easy,easy,puppy.”Donald后退到墙角,尽可能地把自己贴到墙壁上。

好吧,他还是冲着我来了。主动脉上那片皮肉一阵瘙痒,两秒钟后他感觉到野兽贴上来的闷热感不见了。于是他睁开眼,看见试验品站在半米远处,而Rice博士冲过来,将镇静剂扎进了他的后颈。

Donald后怕地摸了摸脖子。

是廉价的香水救了他的命。

 

Tbc


2017-04-09 评论-4 热度-19 24D

评论(4)

热度(19)